2018年8月12日 星期日

甲狀腺手術前後(七)

7月26日
在家千日好,深明個中道理。老公就先找另外的住宿倆個星期,我就可以自己睡同用自己廁所,工人姐姐就盡量不站近我,把食物分開煮及裝上我自用的碗筷就可以了。也不用太隔離。我都可以出去走走。沒有不舒服,只是仍然胃脹,吃了中午飯,不能吃太多晚飯。回來都用即棄紙內褲,比較安全。

7月27日
本來姑娘叫我開始食甲狀腺素,但爬文時看到放射碘半衰期是8天,即是7月30日,當天我要回醫院做高碘全身掃描,我現在沒有太多不舒服日,只是個人比較累及重了磅,都還可以承受,都是等照完後才吃。半衰期指放射碘過了這日期後就只有一半運作,甲狀腺素是抑制癌細胞生長,我現在希望癌細胞有幾多碘食幾多,所以都是等第八天才吃回甲狀腺素。現在繼續低碘食物,不過,真的很想食海鮮啊。

7月29日
明天要照了,確實緊張。這倆天覺得差不多九成聲音已回來,只是高音仍然未得,頸不緊了。人很累,望電子產品會眼花。

7月30日
今天入院照了,在早上八時三十分已到癌症中心三樓,還未開門,已經有差不多十個人在門外等,沒有坐的地方,八時四十五分,可以入去,先行登記,再等技師叫你入去,約九時三十分,終於叫到我的名字,要先清淨小便,然後除淨內褲,換上後綁帶袍及格仔褲,把自己的東西鎖在locker, 就入去照啦。

姑娘叫我先瞓上床,手放倆旁,她用膠布把我的腳固定,再幫我蓋被,然後貼不同的膠紙,在我身上定位,再綁帶,把我的身固定了,就說,這個檢查需要大約四十五分鐘,機器把我的身軀慢慢送入圓形的儀器,就這樣照啦,不辛苦,只是比較貼機器時有些緊張,頭上有時會見到電子屏幕,看到我的頸還很光,相信這些應該是我的輻射。完成整個過程後,有另一個技師叫我坐起身,要飲少少檸檬水,及少少水,再碘高我的膊頭,要我伸長脖子,再照,這個大約20分鐘。所以如果之前被不夠,會比較凍,因為照前後共需一個半小時,最好事先要姑娘幫你蓋足夠的被。照完後,你會先坐在出面等,不能換回衣服,所以最好有件外套。大約等了半個小時,技師說還要做立體影像,所以還要等,等叫我入去做時,已經12:15分啦。這個又要睡在床上,又要照半個小時,記得要多張被。然後可以換回衣服,再等。在約一時,技師說因為我這幾天喝不夠水,所以肚還有很多放射碘,要在8月2日回來再照。原來出院後喝水非常重要,儘快排走體內iodine,就不需要再走一趟了。

8月2日
早上很早已到達癌症中心三樓,先去洗手間排清小便,第一個就是我照,這次只照個肚,約二十分鐘,我已經在昨天吃全天的粥,不過還是過不了關,下星期一再要照,當我問放射治療師是否還要多飲水,他說下星期一照是正常程序,所以正常飲水就可以了。



回到家,什麼也沒胃口,食物覺得太淡,低碘飲食最後幾天,真的很難挨。唯有叫工人落多些鹽,再買些龍眼,藍莓等增加口感,再叫工人弄些薑蓉,希望有些幫助。在網上看過,上了年紀的人,吸收放射碘會比年輕人差,所以我要緊從低碘倆個星期,希望可以殺死癌細胞啦。

8月5日
今天是低碘最後一天,好不容易挨到今天,很想醬油,蛋糕,牛奶,芝士。昨天已什麼也不想食,要用意志去壓抑慾望,所以所有事情都不感興趣,體重升了3磅,新陳代謝慢了,不過,挨了今天,明天就可以正常飲食。為了健康,沒辦法,一定要堅持。

8月6日
早上8:45,又到癌症中心三樓,等照個肚,遇到上次一齊食碘的伯伯,也是來照個肚,他說,每天都飲三瓶水,都口淡淡,上次照完後,今次照第二次,因為個肚還有少少碘,也遇到另一位老人家,吃完碘後第一次照。我等了半小時,終於有得照,照了20分鐘左右,就叫我不要換衫等,過了半小時,就有個放射師走出來,說要照3D 影像,在盤骨位置,要照45分鐘。今次可麻煩了,我問放射師是否我肚內還有發光,他說是的,所以安全起見,要照盤骨。我問上次照3D 頸部是否特別幫我照,他就說大部分人都要照。不過,盤骨就是特別照的。說到這裡,他叫我放雙手在頭後,蓋被後就開始照。我想,今次可麻煩了,不知癌細胞是否已經轉移。

也想不了這麼多,做完後,就即刻到S座二樓醫療報告組,申請這次高劑量全身掃描的CD, 先申請,再去一樓交錢,然後回而來,完成。

這次在核子醫學部見到倆個甲狀腺病友,令我見到私家醫生同公家醫生做手術的分別,首先是傷口,他們的傷口長度比我的長一倍以上,公家醫生也沒有私家醫生這麼細心教如何做手術後護理,他們做完手術都會沙聲及沒氣,不過原來聲音都會慢慢恢復,是時間比較長,還有,如果做第二次手術的話,公家醫生做,可能有機會要用外置發聲輔助器,好彩上次那個伯伯最後手術成功,不用輔助器。

這天終於可以恢復正常飲食,都是有點點安慰。

8月9日
見腫瘤科醫生覆診啦,心情非常緊張,會否需要電療? 等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,戰戰兢兢走入醫生房, 醫生說癌細胞吸收碘不錯,已沒有甲狀腺組織遺留,但淋巴還見到有倆個很小的瘤,少於1cm ,要提早照超聲波,看看有否問題,不過,因為已有甲狀腺素控制,我的TG 指數也沒問題,所以都不用緊張。

非常感謝醫生的努力,我終於放下心頭大石。這次叫做小勝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2018年8月6日 星期一

甲狀腺手術前後(二)

是時候去手術室了,上了床,推出去手術室外面等,旁邊也有甲狀腺病人,原來不只我一個,又等了半個小時,終於到我啦,眼望著天花板,慢慢入一道門再一道門,入到手術室,要過床啦,我以為手術床冷冰冰,不過,是有厚厚的棉被,還幫我蓋上被,只是轉了一個方便手術的枕頭,還要等醫生,很難過,因為聽到很多儀器,手術刀的清脆聲音,麻醉師說醫生一到就可以開始睡覺,又等了約20分鐘,醫生終於來了,很近距離問我,你還有什麼想問,我只是說,記住麻醉藥要足夠啊,就這樣一片笑聲中,我沒有知覺啦。

我好似回到公司做電郵,但電腦出問題,send 唔出,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,手術做完了,現在推你入病房。望望個鐘,差不多晚上六時了,家人已到,帶了粥。

我覺得頸漲漲的,有一塊人皮膠布貼著,醫生在約七時到來,同我講,試試講嘢,我可以講到少少,要用喉嚨講,好粗,好沙,好用力才可以說幾句,只懂得問醫生,我的瘤怎樣,醫生說我的腫瘤約2.65 cm, 生得比較入,不是普通檢查可以發現,幸好我的醫生有經驗,及早發現,否則一年後,瘤會食入食道及神經,就更難治癒,現在已經全副甲狀腺拿走,另外再拿走四個淋巴瘤,要再化驗,看看是否惡性。說完後,就叫我休息一下,明天再來看我,我用勁問,是否明天出院,醫生說,對的。

醫生離開後,我都不能說太多,家人走後,我等到九時多,有人拿水來給我,嘗試喝一口,慢慢喝,可以喝得下,只是覺得喉嚨有異物感,但都可以吞下水。到十一點啦,終於可以吃粥,叫了人幫我加熱後,開始吃粥,都可以吞下,沒問題,護士問我,有沒有濁親,沒有啊,護士好放心地行開。不時都有人問有否濁親,是否覺得痲痹,都沒有啊,只是睡覺時很熱,有護士不時量體溫,應該沒事的。這樣過了一個晚上。

第二天起床,用電腦點了早餐及午餐,又嘗試下床,但護士說,要有屋企人才可以下床,但我要去廁所啊,有個護士很好心地陪我下床,我慢慢走過去廁所,可以走動啦,但還是說話很細聲,如大聲少少,都要很用力,要慢慢講。我有朋友下午來探我,我嘗試講,聲音沙啞,說話勉強可以聽到,太用氣,說一下停一下。姑娘又派藥了,今次加了鈣片,看來我的副甲狀腺有影響了。

晚上了,醫生說晚上六時會來,我同家人一直等到八時,醫生到了,我可以連續說話,但很小聲,很沙,我唯有同醫生說,我應該不能去旅行了。醫生說初初是這樣的,遲些會好了,另外,我的傷口膠布貼得很好,防水,洗頭都沒問題。於是我們就辦出院手續。

手術第三天,我開始覺得手痲痹,口唇震動,立刻打電話給醫生,醫生立刻調鈣片份量,加了一倍,沒事了。另外,我要習慣每天空腹吃甲狀腺素,何為空腹?又要爬文,是之前二至四個鐘,之後1個鐘不吃東西,才叫空腹,還有,不可以同鈣質食品同時進食,這可難了,因為我要一天吃三次鈣片,又要吃甲狀腺素,唯有早上七時吃甲狀腺素,一個小時後才吃早餐及食鈣片。沖涼就用單手,盡量不沖到傷口。第三天晚上,喉嚨有痰,嘗試咳出,但咳的時候,突然有異物卡住氣管,透不到氣,我自己拍拍頸背,沒事啦,以後不要咳出來就是了。

手術第四天,聲音沙啞,越來越細聲,再爬文,是否已傷喉返神經,真後悔當初在手術床上沒有跟醫生說,保住我的聲帶啊。吞口水時,還感到有血腥味。

手術第五天,可以開得多D聲,仍然沙啞,但有些聲啦。

手術第六天,沙啞,但還可以說多些話,要多深呼吸,嘗試做頸部鬆弛,不敢向後拉,只是左右移動,鬆鬆膊頭。整個背部都很累。吞口水仍然有血腥味。

手術第七天,沙啞,但聲音開始大一點。

手術第八天,沙啞,但聲音再清楚些了,像重感冒,仍然不能大聲,去circle k 買鮮奶,收銀完全都聽唔到我講什麼

手術第九天,還是這樣。我想是否膠布限制了我的聲音及喉嚨,明天見醫生拆線,應該好D.

2018年5月18日
手術第十天,見醫生啦。醫生說淋巴有倆個瘤有惡性,有轉移可能,要吃放射碘,可以在私家醫生做或公家醫院做,藥是一樣的,要隔離3天。我問我的聲音這樣是否正常,是否要等一段時間才好,醫生說聲音比正常病人差,我是少有的病人,做完手術聲音沙啞及要吃鈣片,不過,他拆了膠布後說,傷口手工不錯,啊!醫生,我想要回我的聲音啊!醫生説,希望現在是因為傷口還未好,希望好了後,聲音可以恢復八至九成,不過要等一個月至個半月,我下個星期返工啦,我不可以這樣的聲音啊。再摸摸喉嚨,真的很腫,希望在人間,似乎要等消腫後再看情況。

看完醫生後,我再探訪在我耳鼻喉醫生做的姑娘,因為我應承過她要給她看看我的傷口及聲音。我去到診所後,再問姑娘我的聲音是否正常,她說,沒問題,平時嘗試練聲,每天早上讀一讀新聞,讀出聲,約5分鐘,就停一停,不要勉強。這貼士很有用,我決定回家試試。

手術第十一天,早上起床,七點吃完藥,在一個小時等吃早餐時,做一做拉筋動作,頭左右慢慢移動,鬆鬆膊頭,然後對住iPad 讀報紙,好似把聲好左,但要深呼吸才讀,聲音似乎清了。出聲似中感冒。

手術第十二天,要出街行下,同家人出去走走,依然不能大聲,外邊空曠地方,我的聲就埋沒了,我的聲更沙,喉嚨疼,整個頸都拉得很緊。

手術第十三天,繼續練聲,在家說話已經清了,是小感冒的聲音,但聲音仍不能大,不能說得太久,否則會沙。

手術第十四天,返工啦,要講嘢,不能大聲,小感冒聲。

手術第十五到十六天,聲音突然清了,但都是感冒差不多好的聲。不能大聲。

手術第十七天,我真的怕聲音不能恢復,再爬文,見到有如何練聲的文章,原來要這樣

1.  放鬆頸部及肩部周圍肌肉,使得在發音的時候沒有額外的用力

向雙耳方向提高肩部直到肩部緊張
讓倆肩盡量自然並平滑地下降,直到緊張感消失
肩部輕輕地向前後倆個方向活動
向左右倆個方向輕柔地拉伸,橫視屋內
向倆邊輕柔地傾斜頭部同時目視正前方,向上望,然後向下望,不要過度拉伸
重複每一個動作3次

2. 當說話的時候注意使用完全深呼吸

以一個放鬆有支撐的姿勢舒適地坐著,平臥也可。用鼻子或嘴做深呼吸,呼氣時發出“SH”的靜音,讓氣體無聲地呼出

3.  聲帶練習

盡可能保持放鬆,並注意做完全深呼吸,發出強而有力的 “啊”音, 盡可能地清脆,清晰, 再嘗試非常有衝擊力的 “啊” 音,注意聽,目的是為了保持發出的聲音盡可能清晰有力。要慢慢來,最初應該是沙啞的,慢慢練。 然後再試以下發聲

啊   伊  哎  澳  哦

重複上述普通話發音,每個 3 次

上述單獨發音熟練後,可嘗試這些發音的組合, 如 啊 伊

反复做, 每日 3 次, 或更多。量力而為


手術第十八到二十一天,聲音慢慢好了,有信心出去會朋友,不過雖然可以連續說話,但是聲音低沈,不響亮,我看到同朋友說話的分別,我漸漸不說話了。於是我去藥材店看看有什麼可以做食療,





甲狀腺手術前後 (一)

已經很久沒有寫網誌了,今天我想同大家分享我患了甲狀腺癌的經歷,希望大家身體健康,不會患上癌症,如果真的有,都不要這麼擔心,我會以過來人的身分,同大家分享,互勉一下。

這要説回倆個月前的事,有一天循例檢查中,耳鼻喉醫生突然說發現我甲狀腺好似有個腫瘤,按下去我覺得疼,所以要求我做ultrasound 及抽針,拿著醫生紙,去到lab,躺在床上,心想,應該不是有事吧,我又沒有任何不舒服,又沒有消瘦,又沒有大頸泡,沒有理由有腫瘤,會不會我喉嚨太乾,或者最近熱氣,所以按下去不舒服。想著想著,ultrasound 的負責人員如來了。她把我的頭抬起,把頸伸長,放了些啫喱般的東西,涼涼的,就把那圓形滑滑的儀器按上去看,我想應該是喉嚨太乾,於是我不停地吞口水,過了3分鐘,ultrasound 治療師停了,告訴我可否忍一忍不吞口水,待她做完檢查,才吞口水,如果真的忍不到,她會就一就。哈哈,我真的不知道啊。就是這樣,做了15至20分鐘,我想,要不要這麼久,但都要忍耐一下,20 分鐘後,她說右邊有個黑影,比較大,要由醫生抽針才可以確認。

啊!要抽針,會不會很痛?啊!不會,會用麻藥的。不多久,醫生進來了,看完後,就進行抽針,不疼,只覺得支針壓著,左右移動,大約5分鐘做完,出來發覺好似條頸有些紅痕。不過後倆天,確實有點疼,但還可以忍受。最擔心的是這個瘤是良性還是惡性。

倆天後,收到醫生電話,說收到報告,要求我同屋企人去聽,啊!一定是不好的消息了。立刻上網望望,真的有很多人甲狀腺有事,有甲加及及甲減,百分之二十五人是甲狀腺瘤,癌症的只有約5%,我應該是這5%之內。甲狀腺癌的醫治方法是整個甲狀腺切除,但後遺症一大堆,終身要吃甲狀腺素,還有,因為要再頸做手術,會影響食道,氣管,還有,喉返神經及喉上神經,這會影響我聲帶,可能出唔到聲,我做老師,出唔到聲真的怕啊!

星期六的早上,憂心忡忡的我,同屋企人一起上診所,醫生真的很忙,等了差不多個半鐘,見我啦。醫生叫我坐上醫療椅,拿出報告,告訴我,證實是甲狀腺癌,瘤在右邊,甲狀腺頂部,所以我自己摸不到,瘤生得比較入。醫生告訴我,會轉介專做甲狀腺手術醫生幫我做,我很擔心的問,我看過甲狀腺手術後,會有機會嚴重影響聲音,我教書的,不可以沒聲音啊!醫生對我說,他對這個甲狀腺醫生非常有信心,識了很多年,不會有太大問題,真的有事的話,有得醫,我可以回來找他。醫生再望我及家人,安慰我的家人說,這個癌症是較為容易醫治的,不用擔心,如果一生人要患一次癌症,就選這項啦,有得醫。我想,醫生,可否選不患癌。

拿著報告,大家都不發一言,醫生很好,説先看看瘤有沒有生入聲帶及喉嚨,如果沒有的話,就放心多D,接著就嘗試用一支口腔鏡看我喉嚨,要大聲叫啊,伊,口大了,真的很難做出他叫的聲音,醫生試了倆次都做不到,他說,沒辦法了,要用喉鏡,用麻藥,我就不會疼。他放了一些麻藥,然後把喉鏡伸入,有感覺的,都有些怕,感覺有一幼幼的從走入鼻腔,再走入喉嚨,好彩有個姑娘在身邊,唯有執著她的手。

看完了,屏幕展示沒有問題,所有正常。醫生打印了相片給我,然後不斷安慰我,沒事的,幸好早發現,否則就更麻煩了。


回到家,還要等星期一才去見手術醫生,我同家人都無言,有癌症啊,為什麼我哭不出,真的很想哭,但理智告訴我必須多爬文,看看這個甲狀腺醫生是否信靠得過,有沒有負面消息,做甲狀腺手術的過程,什麼是喉上喉返神經,解剖學上是在哪裡,雖然很難明,很不想看手術片段,但都逐一看看,爬文已差不多過百編,總算對這個手術有些了解,又再看後遺症,真的很多人聲帶有問題啊。台灣有個叫做反喉神經監測系統,但似乎香港沒有,真的要看醫生的專業啊!再看我的甲狀腺醫生,原來這醫生是在瑪麗醫院出來的,也有一些訪問關於甲狀腺,這醫生都解釋清楚,也沒辦法,既然我的耳鼻喉醫生介紹及有信心,就去這個醫生做啦。再爬文,發覺小儀都做甲狀腺全切除,倆個星期後可以開咪,希望我都可以好似她一樣。

星期一啦,早上去到診所,真的很多人找他做甲狀腺手術,去到連位都滿了,等了約一個小時,終於可以見醫生啦。一入門口,這醫生約四十多吧,斯文有禮,一看是讓你安心的醫生。他慢慢解釋病情,然後解釋手術準備等,我立刻問,這個手術會否影響聲帶,他說這個機會不大,在他的病人裏,每四百個只有一個有事,我再問會否不能唱歌,他說,其實不會太大影響,況且你又不是要唱高音,我再問我是否要取消旅行,因為我旅行是手術後第九天,他說應該沒問題,很多人做完手術三天後就搭飛機啦。我再問,會否影響副甲狀腺而要吃鈣片,他說如果真的有影響,都是短期的,不會長期吃,我再一次詢問醫生,真的不會影響聲帶?他說很少病人有問題。真的可以去旅行?他說,不要太勞累,可以的。我就半信半疑地同醫生約好日子,就回家準備了。

看看到醫院要準備的東西,又爬文啦,知道要準備一套睡衣褲,醫院會有個方便包給你,內裏包小毛巾,洗頭水,沐浴露,牙膏,牙擦,還有水杯及蓋,所以我只帶㸱鞋,梳,護膚品,唇膏(哈,住醫院都不會太面無人色),解悶的iPad,  電話,還有醫生信,lab result 及醫生檢查報告。

約了第二個星期三做手術,2018年5月9日當天早上九時入九龍法國醫院,上網爬文看到大房最好的是3-4人房,入的時候就提出要求,好彩有個近窗的床位,就要這個啦。

未上病房前,要到護士站做登記,我見到姑娘,當然找緊機會問甲狀腺手術的病人會不會有後遺症,姑娘說我的醫生做了很多甲狀腺手術,都不會有太多問題。所以,放心吧。

上到病房,要認識病房的設施,第一,當然要WiFi 密碼,原來要同counter 姑娘拿的,第二,我一陣做手術,當然要鎖起重要物件,原來有個企身櫃及床頭櫃,都可以鎖的,姑娘給我鑰匙,企身櫃有個小夾萬,放重要東西。

好了,要看看有沒有電視,在床頭有個類似電腦的屏幕,用來看電視及點餐,我中午做手術,應該六時左右才出來,要差不多九點多才可以飲第一口水,十一點左右才可以吃粥。因為要吃流質食物,粥是不二之選,但餐廳晚上八時三十分就停止營業,姑娘很好,說可以先叫餐,她們可以幫我翻熱。但我不想吃醫院的食物,所以叫屋企人帶一些粥給我。就這樣就全部交代好,就坐定定等醫生了。

很悶,等了2個多小時,想了很多,如果沒有聲音,那怎麼辦?手術後可能喝水都會濁親,可能流失很多鈣質,容易骨質疏鬆,好怕啊,想想下,醫生來了,告訴我等一下要做手術,解釋做什麼手術,要簽同意書,我怕得捉住醫生的手,只記得他說,好冷啊。







2018年7月27日 星期五

甲狀腺手術前後(六)

7 月10日
停甲狀腺素第二天,開始渴睡,已經低碘食物第二天,我的工人很頭痛,不知煮什麼,昨天早上有機會在酒店食早餐,但有2/3 食唔到,真慘! 醫院姑娘昨天打電話給我提我要開始低碘食物,及停甲狀腺素。我問如果QE 禁食的食物多過QM, 應該跟哪個,姑娘說QE.  更說要研究研究,為何有不同。

7月21日
差不多挨到入院了,7月23日入院,準備了入院的物品,包括紙內褲,旅行裝用品及護膚品,前一個星期已經洗牙及剪了短髮,要準備透明膠袋,袋住iPad 及iPhone,拖鞋,盒裝紙巾,廁紙,空膠水瓶,用來量飲了多少水,本來打算帶香口膠,因為要增加口水,排走放射碘,但普遍香口膠都有大豆,唯有帶得力素檸檬糖,不過要等食藥24小時後才可以食,準備了幾個火龍果,入院可以吃。聲音已經可以清晰有力,只是聲音沒了低key 及高key,要再練練,可能等言語治療師吧。

停藥第二個星期不是太累,只是有時不能集中精神,但都應該可以,不知第三個星期會怎樣。

7月23日
早上7點起床,要在8時前吃完早餐;執好物品,拿了點新鮮水果,出發去醫院啦。  到了醫院, 第一件事要去教授樓1樓登記,要通知是入院,抽血拿快籌,收到一張黃色牌,有號碼,然後去13號房排隊抽血。跟著就拿入院紙到正院辦理入院手續,拿到咖啡色的檔案後,就到D2 病房。姑娘會解釋給你聽入院要注意事項,然後就等約到一時放射治療師來給藥。

入院要準備的東西列表:
iPhone ,iPad (預早載入影片及新聞 以便在房內看,因為房內沒有wifi, 關了門後電話及上網都有機會收唔到,我用 3,還勉強收到少少) 電話真的收唔到,所以最好把電話轉給家人去聽) ,透明膠袋,可以袋住iPhone 及iPad, 又可以操作。叉電線及插頭,充了電的後備電池。膠袋(用來袋換出來的衣服及鞋。)

紙杯倆隻(醫院説最好先用一隻,因為減低受輻射感染的垃圾,飲水及漱口都用它), 紙內褲(足夠5天,因為有機會要待一個星期),旅行裝沖涼液(帶多少少,因為每次去完廁所要洗身,沖走輻射) ,潔面及護膚品(在房內很乾),毛巾,面紙一小包,旅行裝牙刷牙膏,漱口水,硬糖(不帶酸性,因為食左高放射藥後24 小時內不能吃酸性的東西,硬糖是預防食完藥後有口乾症,用糖把口水帶出來,還有,醫院的飯淡而無味,最好帶點鹽,在餐與餐中間可以食少少糖果,增加味覺), 帶可以防水的旅行拖鞋,因為沖涼房只有簾,水會瀉出來。梳。衣架(因為廁所內沒有掛衣服的用具)

房間裡面非常寒冷,大約15-17度,所以最好帶熱水壺,姐姐可以倒熱水給你,有熱水就可以帶茶包,可以喝茶。

如果住超過倆天,就要洗頭,最好帶風筒。

不能帶水果,因為垃圾要等你出院才處理,水果帶你很多口水,全部有輻射。而且會變爛,除非這水果可以全個吃,沒有沾到口水。


入到房間,要先看看周圍的告示,例如只能用醫院給的食水來漱口,不要用自來水。感覺房間的溫度,如果覺得冷,可以叫姐姐給你倆張毯子,是用來包住你自己,再要一張冬天用的咖啡色的毛毯,用來睡覺用。

你要自己洗餐具,已有洗潔精及一小塊即棄廚布;有廚房用紙,廁所有廁紙。

我食的是3gbq.  技術人員說最快可以第二天出院。💊是一粒膠囊裝,放在一個小器皿,要飲少少水送服,跟住就要等2個小時才可以飲食,避免嘔吐。

第一餐不錯,有熱飯,一碟瓜雲耳炒肉片,不過,原來最好是這一餐了,晚餐餸同飯撈在一起,倒在碗內,飯只是微暖。有一膠瓶載滿了水,約一公升,微暖,但因為房間太冷,水不到一個小時已變冰冷。在冷地方喝冷水,食冷飯,突然覺得自己好可憐。但我想應該是一晚,就算啦。電視放得很高,要抬頭才可以望到,不過好處是睡下來也可以看到。第一天沒什麼不舒服,飲了2公升水,去了很多次廁所,去完廁所都沖身,希望明天出院。晚上很冷,睡得比較辛苦。

7月24日
起床時開始胃漲,有很多胃氣,不太想食,只叫姐姐給半碗粥,是淡而無味的肉碎粥,也是微暖,太冷了,再叫姐姐給我熱水,但因為是膠瓶,我沒有帶熱水壺,所以只有微暖水。到中午姑娘給了一粒胃藥,化胃氣,但仍然不太想吃,只要了半分餐,但也是冬瓜碎肉,都吃不完,今次要到了它。

等到下午約二時,有人來幫我度輻射,壞消息,輻射仍然很高,要再留院,未放得出去,想起要食醫院餐,心沉下去。沒辦法,叫姐姐給我一張厚厚的毯子,希望可以多喝水,明天可以走。沖涼時多沖一下頸的部分,希望排汗可以幫到。

7月25日
已喝了很多開水,約2桶水一天,根本吃不下早上粥,但已有粥放到碗內,微暖,勉強吃下去。早上10時左右,有放射員來了,叫我站到黃色腳印上,好消息,可以出院啦。立即清理雜物,拿出來的全部掉了,雜誌報紙,病人外套,病人衣服是分袋放的,穿回自己衣物就可以坐出去,姑娘就叫我等藥紙及出院紙,及解釋出去後幾時要食回甲狀腺素,等了大約半小時,走得啦,先去S座1樓繳費,再去拿藥,因為醫生開了胃藥給我,但我的胃是因為醫院飯太難食才有吐的問題,所以沒去拿藥,就快快乘小巴回家。姑娘只是囑咐不要太近老人家及小朋友,保持1米以上距離,不要在人多的地方超於一個小時,回家後就自己用一套碗筷及毛巾,床鋪要隔天洗。

甲狀腺手術前後 (五)

手術後第三十九天至四十一天,聲音沒沙,但仍然都不能太開大聲,要用心練習,這倆天去左澳門玩,沒有練聲,明天要開始練啦。喉嚨下還是腫脹,尤其是我很熱或者行路行得耐,用了很多氣完成運動後,希望這沒有問題,下星期就開始減藥了,不知會有幾疲倦。

手術後後第四十二天,練聲開始,六度應該是聲的大細聲,如果叫救命是十,六度應該是中度高少少,嘗試開中度聲音,開始覺得喉嚨下方腫脹的地方拉緊,可能是這個地方拉緊了我的聲音,慢慢練吧。晚上見客時,客戶覺得我已恢復聲音,希望我可以再教書,沒辦法,因為拖了很久,唯有應承她啦。

手術後第四十三天,這天很忙,要見客,然後再出去玩,說話可以耐一點,還可以說得清楚,只是有時喉嚨要清一下,今天很累,因為見完客後,就到不同地方玩。

手術後第四十四天,整天要返工,說話聲音沒問題,只是聲音不能清脆,音質比較悶,做了整天,非常累,真的懷疑我仍然不夠甲狀腺素,已食到100,比起初初已經增加了一倍,但仍然覺得疲倦。晚上看不完我喜愛的劇集就睡著了。

手術後第四十四天,早上練聲,但覺得喉嚨下頸的位置蹦緊及扯扯地疼,不過不是太嚴重,仍可以忍受,既然醫生說要嘗試拉開裡面的疤痕,唯有慢慢練啦。

手術後第四十五及四十六天,聲音仍然沒有大進步,上網看看電療的資料,如果食完碘之後照,仍留有甲狀腺組織的話,就要電療啦,電療要三十二次,共6星期,皮膚會黑及痛,喉乾及食東西沒有味覺,喉沙,人虛弱,及體重下降,真的很多後遺症啊,希望不用電療吧。上網看無碘鹽可以考慮Hain 牌子,要買寫明是無碘鹽,我去百佳看看。

手術後第四十七及四十八天,繼續練聲,覺得喉嚨比較乾和有少少拉著的感覺,要不停飲水,今天無聊地找到個甲狀腺病人面書,我在上面問關於聲音問題,竟然很快有人答我啦。

手術後第五十天了,食了T3 已經四天,在第二天時覺得全身發熱,背部扯著疼,近坐骨神經覺得隱隱疼,並越來越厲害,晚上睡得不好,嘗試第三天做拉筋,並擦了一些舒援肌肉痠痛的藥,好少少,但人開始疲倦。

手術後第五十一至五十四天,T3 已食到第七天,身體不太熱了,腰痛現在一邊,一樣痛到睡不了,出去找人做全身按摸,再貼藥貼,似乎好了不少。在甲狀腺面書認識了很多朋友,說伊莉莎白醫院可以免費打針,不需要停藥,又話如果停藥,就不食T3,一停就停4個星期,有人發了張伊莉莎白醫院的入院前準備紙給我,比我在瑪麗醫院拿的詳細很多,還有,他們有放射治療師一對一講解,在食碘前倆個星期見,但我就沒有。瑪麗醫院也沒有免費打針。而且,紙裡寫明在食碘後一至倆個星期會做post therapy whole body scan,但我沒有約時間,還有會說食幾多碘,但我的沒有。不同醫院有不同做法。有個面書朋友說,低碘食物即是: 所有海裏的生物,所有十字花菜(大部分有葉菜),所有奶類製品,所有大豆製品,海鹽,有碘鹽,所有加工及罐頭食品。

手術後第五十六天,只有潮熱,沒有腰骨疼痛了。這幾天太累了,沒有練聲,又有一次忘記食藥,現在食T3,早上盡量食完早餐吃,好似這樣開始就沒有腰痛了。

7月5日手術後第五十七至五十八天,沒有腰痛了,人比較累,有少少頭痛,今天講左一天的書,還好,都可以開聲,少少拉住,要多喝水,才可以保持聲音有力,不用咪都可以大少少聲講。似乎講多幾次書應該會越來越好。爬文時説食碘前最好先洗牙,以免輻射影響牙齒又不能醫治,食碘後最好沒傷口,因為血的凝聚力比較低,難埋口。都打算剪頭髮,清爽D入院。 大後日又要去廣州教書了,到時要食低碘食物,又停藥,真是一個挑戰。








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

甲狀腺手術前後(四)

手術後第三十天,昨天晚上與同事到酒店吃自助餐,可以談笑自若,只是聲音音調低了,談了倆個多鐘,沒有太多沙聲,太好啦。今天早上,再檢查疤痕,接近頸紋啦,仍然是少少黑色,沒有肉牙,只是在疤痕頭有少少突出,腫腫的程度比當初見醫生拆膠布時少了百分之七十,仍然有少少腫,吞口水還有少少蹦緊的感覺,約在頸的底部。

手術後第三十一天,出左去做全身按摩,趴下可以說話,有氣,但坐起身說話時,開始沙聲。要多喝水。晚上很累,要早休息。已停維他命D.  鈣片都是早晚三顆。

手術後第三十二天,今天做facial.  聲音沉了,像男中音,不過,如果講電話就都可以有以前的聲音八成。喉嚨的腫似乎消了很多,吞口水還覺得少少腫脹,今天做facial 的技師替我祈禱,謝謝她。我都應該多祈禱。今天仍然覺得累。晚上吃飯,餐廳很嘈,我的聲音又變低沉了,只能壓著喉嚨說才出到聲,不知是否喉嚨貼著膠布問題。回家後,脫下膠布,似乎鬆了,比較容易打開喉嚨說話,但仍然是女中音聲。

手術第三十三天,聲音還沒有太大進步。不過,凡事要努力,我覺得喉嚨不太緊啦,開始試試發聲練習,發音組練了三次,又開始做拉筋及步操 20 分鐘練氣。晚上大伯生日,可以唱生日歌,但聲音低了,但響亮,好似進步了。

手術第三十四天,開始練聲,再試試發聲,老公說我的聲音好了,是真的嗎?我很高興啊!不過都是持續練習,看看有沒有進步。今天檢查喉嚨,現在才發現喉嚨至頸的確還有腫脹,少少啦,起碼摸到漲起,以前可能整個都腫了,所以摸不到,以為是頸的一部分。今天開始鈣片減至2片,早晚一次。下午回公司開工,同事説我的聲音已回到未做手術之前,我都覺得說話容易了,希望慢慢好,仍然拉不到so 以上的音,但已可以去到少少so 音。晚上做節酒飯,酒樓很嘈,但我發聲已經可以清楚了。

手術後第三十五天,繼續練聲,現時仍然保持一天一次, 怕聲帶太疲倦,不過今天練聲,有少少喉疼,要休息一下了,多些飲水。早上姑娘打來提我後天抽血,星期五看醫生,我說話開始回復正常啦,只是仍然不能唱到so 以上,不過已經很好了,頸還有少少繃緊的感覺。

手術後第三十六天,繼續練聲,勉強上到so 音,不過已經開始沙聲,喉嚨繃緊,看看傷口,仍然都是黑黑的一條線,要繼續貼疤痕敵,現在貼著都仍可以說話清晰。

手術後第三十七天,今天早上抽血,驗鈣質及血糖,未有時間練聲,但已經恢復以前的聲音,只是不能唱so 以上,很繃緊。驗血報告出了,血糖及鈣質正常,今天下午要看瑪麗醫院,有少少緊張。到了醫院,入了登記紙,等了約20分鐘,可以見醫生了,是一位非常年輕的醫生,但說話淡定,看完我的紀錄後,就說我的手術未能廓清癌細胞,還有剩餘,如果他們做手術,必會切割深D,清除癌細胞,所以,會先試試食放射碘可否清除,如果不能清除,可能要做體外放射電療,這可後遺症很多,我突然不懂得問,不是已經全個甲狀腺拿走了嗎?為什麼還剩癌細胞未清除?發生什麼事?之後醫生說一連串的準備事項,我都是默默地聽,有些心不在焉了,我真的要接受體外放射治療嗎?我很怕啊!醫生再問,你現在是吃多少甲狀腺素,然後她看到藥份比較少,所以再加大了。再安排我見耳鼻喉科及聲音治療。不過醫生說,聲音沒有沙啞,只是要練回高音。

手術後第三十八天,甲狀腺素加大了,人沒那麼疲倦,今天早上見甲狀腺醫生,談及聲帶問題,醫生說現在已恢復八成,但要開始練聲,頸可以拉後,練鬆條頸,要練習嗌,去到六,七度,把裡面的疤拉鬆,把聲可以再開D,喉返神經最初應該傷了,但現在應該慢慢復原,我問醫生是否有喉返神經監測儀器可以用,他說可以在醫院租,但他少用,因為這機器只會通知你,喉返神經已經損傷,但不能防止損傷,所以是給新醫生用。做甲狀腺手術,主要是靠醫生技術。另外,關於電療,醫生說因為我的瘤已爆出來,所以已食入肌肉,但他已經把瘤連肌肉割了,所以應該沒問題,應該不需要電療。所以如果食碘後,最好能拿回片,給他看看情況,希望一切如他所說,我真的不希望要電療啊。現在可以停鈣片,真好!我再問,我不能唱到so 音,醫生說,唱高音是另一組織,所以先練聲,聲好了,才可以試高音。原來癌症的關是要一關一關地過。












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

甲狀腺手術前後(三)

買了川貝,百合,無花果,南北杏,雪耳,煲瘦肉,煲了三餐,聲音好似好些。

頸的疤啊,忘記了說頸的疤痕,疤痕約4cm長,醫生在我手術後第十天,就說我可以用除疤物品了,於是我立即就買了疤痕敵膠布,可以重用,第一天貼四個小時,痕,第二天貼四個小時,痕,第三天8小時,睡覺時貼,慢慢不痕啦,於是12小時,再24小時用,手術後第十天拆人皮膠布後就立刻用了,效果很好,疤痕一個星期後已經淺色了一半。不過記住用清水洗,不用肥皂,會刺激。還有,不要吃花膠,海鮮等刺激食物,以免傷口生肉牙。

手術後已經二十二天啦,今天要去抽血,看看鈣的指數,還有要去甲狀腺醫生拿藥,抽完血後,就去診所拿藥,順便問問姑娘,我的聲音是否很差。看到3個笑面迎人的姑娘,當然立即問,有位姑娘解釋,不要擔心,聲沙很正常,有些人要倆三個月才清,你要盡量放鬆來說話,不要壓著,有些信心,醫生很多時會叫病人嘗試唱歌,不要怕,如果喉嚨乾,就喝些潤喉的蜜糖水吧,慢慢來,累了就不要勉強。

她們說完後,我信心大了,於是立即放鬆說話,神奇地,我的聲音竟然回來了,清了很多。不過,仍然不能發高音。希望慢慢好。

手術後二十三天,聲音不是太好,持續練習。今天醫生打電話來,說我的鈣質很好,再問我的聲音恢復得怎樣,醫生其實都知道我最擔心是聲帶,雖然恢復得慢,但其實我都覺得有機會恢復的,就跟醫生說,恢復得好好啊,等他不用太掛心,但都騙不到他,他說,你的聲音漸漸好就好了,你不用太擔心,不過,還是聽到你有少少沙及要用點氣力說話,我這醫生真是實話實說,但都看得出他希望我恢復以前的聲音,看來真的要點時間。晚上吃了一顆得果定喉片,自己覺得吃了喉片,聲音好似會好D.

手術後第二十四天,今天好像喉嚨沒這麼緊,摸摸開刀處,似乎沒這麼腫,一早起來,先試試聲,好似清左。不過說話久了,都是時好時差。明天去馬來西亞旅行了,要小心護喉嚨。還有,要向神祈禱。看看疤痕,淺色了很多,醫生手工真的不錯,希望慢慢會同頸紋一樣。

手術後第二十五天,到達馬來西亞,上了旅遊車,發現行李要重新放過,想通知旁邊的人,哎,聲沙及沒氣,好似開唔到聲,都是算啦。回到酒店,把疤痕敵除下,因為我的汗水已不能令這個貼貼得牢,又上唔到網,沒辦法啦,要落去同reception 說說,我見到reception,突然說得大聲及有氣,沒有太大蹦緊的感覺,似乎可以把疤痕敵貼低少少,不貼著喉嚨的位置,試試可否開聲。

手術後第二十六天,出發前我把疤痕敵貼低了,盡量低於喉嚨,上了旅遊車,坐在第三行,領隊問大家關於酒店的安排,我可以大聲有氣地說了,我突然發覺發音有很大進步。似乎好了很多,感謝主,一個早上,我不停地說話,不過到早上十時左右,開始覺得聲帶累及沙,好似唔夠瞓的開聲,唯有喝多些水,含片喉糖。

手術後第二十七天,早上說話開始是未瞓醒的聲音,慢慢聲音清了,不過都是不能說得太久,還有,很奇怪地,如果我的頸扭到後面說話,就會沙聲及變聲,如果直望來說話,聲音才會自然。我嘗試唱 d r m f 都可以,但上唔到 s 以上。

手術後第二十八天,回香港啦,可以同團友談談買手信,團友都聽得清楚,就算是空曠的地方,都能聽到我的聲音,當然,都是不能連續說超過一個鐘,否則,又開始沙聲啦。

手術後第二十九天,終於收到瑪麗醫院電話,約見腫瘤科醫生,我想看看食iodine 的安排,看看是跟公立醫院條隊還是私家醫院條隊。現在講電話及屋頭叫到屋尾叫人吃飯都發到聲啦。摸了一下喉嚨,腫腫的地方好似消了一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