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8月6日 星期一

甲狀腺手術前後(二)

是時候去手術室了,上了床,推出去手術室外面等,旁邊也有甲狀腺病人,原來不只我一個,又等了半個小時,終於到我啦,眼望著天花板,慢慢入一道門再一道門,入到手術室,要過床啦,我以為手術床冷冰冰,不過,是有厚厚的棉被,還幫我蓋上被,只是轉了一個方便手術的枕頭,還要等醫生,很難過,因為聽到很多儀器,手術刀的清脆聲音,麻醉師說醫生一到就可以開始睡覺,又等了約20分鐘,醫生終於來了,很近距離問我,你還有什麼想問,我只是說,記住麻醉藥要足夠啊,就這樣一片笑聲中,我沒有知覺啦。

我好似回到公司做電郵,但電腦出問題,send 唔出,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,手術做完了,現在推你入病房。望望個鐘,差不多晚上六時了,家人已到,帶了粥。

我覺得頸漲漲的,有一塊人皮膠布貼著,醫生在約七時到來,同我講,試試講嘢,我可以講到少少,要用喉嚨講,好粗,好沙,好用力才可以說幾句,只懂得問醫生,我的瘤怎樣,醫生說我的腫瘤約2.65 cm, 生得比較入,不是普通檢查可以發現,幸好我的醫生有經驗,及早發現,否則一年後,瘤會食入食道及神經,就更難治癒,現在已經全副甲狀腺拿走,另外再拿走四個淋巴瘤,要再化驗,看看是否惡性。說完後,就叫我休息一下,明天再來看我,我用勁問,是否明天出院,醫生說,對的。

醫生離開後,我都不能說太多,家人走後,我等到九時多,有人拿水來給我,嘗試喝一口,慢慢喝,可以喝得下,只是覺得喉嚨有異物感,但都可以吞下水。到十一點啦,終於可以吃粥,叫了人幫我加熱後,開始吃粥,都可以吞下,沒問題,護士問我,有沒有濁親,沒有啊,護士好放心地行開。不時都有人問有否濁親,是否覺得痲痹,都沒有啊,只是睡覺時很熱,有護士不時量體溫,應該沒事的。這樣過了一個晚上。

第二天起床,用電腦點了早餐及午餐,又嘗試下床,但護士說,要有屋企人才可以下床,但我要去廁所啊,有個護士很好心地陪我下床,我慢慢走過去廁所,可以走動啦,但還是說話很細聲,如大聲少少,都要很用力,要慢慢講。我有朋友下午來探我,我嘗試講,聲音沙啞,說話勉強可以聽到,太用氣,說一下停一下。姑娘又派藥了,今次加了鈣片,看來我的副甲狀腺有影響了。

晚上了,醫生說晚上六時會來,我同家人一直等到八時,醫生到了,我可以連續說話,但很小聲,很沙,我唯有同醫生說,我應該不能去旅行了。醫生說初初是這樣的,遲些會好了,另外,我的傷口膠布貼得很好,防水,洗頭都沒問題。於是我們就辦出院手續。

手術第三天,我開始覺得手痲痹,口唇震動,立刻打電話給醫生,醫生立刻調鈣片份量,加了一倍,沒事了。另外,我要習慣每天空腹吃甲狀腺素,何為空腹?又要爬文,是之前二至四個鐘,之後1個鐘不吃東西,才叫空腹,還有,不可以同鈣質食品同時進食,這可難了,因為我要一天吃三次鈣片,又要吃甲狀腺素,唯有早上七時吃甲狀腺素,一個小時後才吃早餐及食鈣片。沖涼就用單手,盡量不沖到傷口。第三天晚上,喉嚨有痰,嘗試咳出,但咳的時候,突然有異物卡住氣管,透不到氣,我自己拍拍頸背,沒事啦,以後不要咳出來就是了。

手術第四天,聲音沙啞,越來越細聲,再爬文,是否已傷喉返神經,真後悔當初在手術床上沒有跟醫生說,保住我的聲帶啊。吞口水時,還感到有血腥味。

手術第五天,可以開得多D聲,仍然沙啞,但有些聲啦。

手術第六天,沙啞,但還可以說多些話,要多深呼吸,嘗試做頸部鬆弛,不敢向後拉,只是左右移動,鬆鬆膊頭。整個背部都很累。吞口水仍然有血腥味。

手術第七天,沙啞,但聲音開始大一點。

手術第八天,沙啞,但聲音再清楚些了,像重感冒,仍然不能大聲,去circle k 買鮮奶,收銀完全都聽唔到我講什麼

手術第九天,還是這樣。我想是否膠布限制了我的聲音及喉嚨,明天見醫生拆線,應該好D.

2018年5月18日
手術第十天,見醫生啦。醫生說淋巴有倆個瘤有惡性,有轉移可能,要吃放射碘,可以在私家醫生做或公家醫院做,藥是一樣的,要隔離3天。我問我的聲音這樣是否正常,是否要等一段時間才好,醫生說聲音比正常病人差,我是少有的病人,做完手術聲音沙啞及要吃鈣片,不過,他拆了膠布後說,傷口手工不錯,啊!醫生,我想要回我的聲音啊!醫生説,希望現在是因為傷口還未好,希望好了後,聲音可以恢復八至九成,不過要等一個月至個半月,我下個星期返工啦,我不可以這樣的聲音啊。再摸摸喉嚨,真的很腫,希望在人間,似乎要等消腫後再看情況。

看完醫生後,我再探訪在我耳鼻喉醫生做的姑娘,因為我應承過她要給她看看我的傷口及聲音。我去到診所後,再問姑娘我的聲音是否正常,她說,沒問題,平時嘗試練聲,每天早上讀一讀新聞,讀出聲,約5分鐘,就停一停,不要勉強。這貼士很有用,我決定回家試試。

手術第十一天,早上起床,七點吃完藥,在一個小時等吃早餐時,做一做拉筋動作,頭左右慢慢移動,鬆鬆膊頭,然後對住iPad 讀報紙,好似把聲好左,但要深呼吸才讀,聲音似乎清了。出聲似中感冒。

手術第十二天,要出街行下,同家人出去走走,依然不能大聲,外邊空曠地方,我的聲就埋沒了,我的聲更沙,喉嚨疼,整個頸都拉得很緊。

手術第十三天,繼續練聲,在家說話已經清了,是小感冒的聲音,但聲音仍不能大,不能說得太久,否則會沙。

手術第十四天,返工啦,要講嘢,不能大聲,小感冒聲。

手術第十五到十六天,聲音突然清了,但都是感冒差不多好的聲。不能大聲。

手術第十七天,我真的怕聲音不能恢復,再爬文,見到有如何練聲的文章,原來要這樣

1.  放鬆頸部及肩部周圍肌肉,使得在發音的時候沒有額外的用力

向雙耳方向提高肩部直到肩部緊張
讓倆肩盡量自然並平滑地下降,直到緊張感消失
肩部輕輕地向前後倆個方向活動
向左右倆個方向輕柔地拉伸,橫視屋內
向倆邊輕柔地傾斜頭部同時目視正前方,向上望,然後向下望,不要過度拉伸
重複每一個動作3次

2. 當說話的時候注意使用完全深呼吸

以一個放鬆有支撐的姿勢舒適地坐著,平臥也可。用鼻子或嘴做深呼吸,呼氣時發出“SH”的靜音,讓氣體無聲地呼出

3.  聲帶練習

盡可能保持放鬆,並注意做完全深呼吸,發出強而有力的 “啊”音, 盡可能地清脆,清晰, 再嘗試非常有衝擊力的 “啊” 音,注意聽,目的是為了保持發出的聲音盡可能清晰有力。要慢慢來,最初應該是沙啞的,慢慢練。 然後再試以下發聲

啊   伊  哎  澳  哦

重複上述普通話發音,每個 3 次

上述單獨發音熟練後,可嘗試這些發音的組合, 如 啊 伊

反复做, 每日 3 次, 或更多。量力而為


手術第十八到二十一天,聲音慢慢好了,有信心出去會朋友,不過雖然可以連續說話,但是聲音低沈,不響亮,我看到同朋友說話的分別,我漸漸不說話了。於是我去藥材店看看有什麼可以做食療,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