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

甲狀腺手術前後(四)

手術後第三十天,昨天晚上與同事到酒店吃自助餐,可以談笑自若,只是聲音音調低了,談了倆個多鐘,沒有太多沙聲,太好啦。今天早上,再檢查疤痕,接近頸紋啦,仍然是少少黑色,沒有肉牙,只是在疤痕頭有少少突出,腫腫的程度比當初見醫生拆膠布時少了百分之七十,仍然有少少腫,吞口水還有少少蹦緊的感覺,約在頸的底部。

手術後第三十一天,出左去做全身按摩,趴下可以說話,有氣,但坐起身說話時,開始沙聲。要多喝水。晚上很累,要早休息。已停維他命D.  鈣片都是早晚三顆。

手術後第三十二天,今天做facial.  聲音沉了,像男中音,不過,如果講電話就都可以有以前的聲音八成。喉嚨的腫似乎消了很多,吞口水還覺得少少腫脹,今天做facial 的技師替我祈禱,謝謝她。我都應該多祈禱。今天仍然覺得累。晚上吃飯,餐廳很嘈,我的聲音又變低沉了,只能壓著喉嚨說才出到聲,不知是否喉嚨貼著膠布問題。回家後,脫下膠布,似乎鬆了,比較容易打開喉嚨說話,但仍然是女中音聲。

手術第三十三天,聲音還沒有太大進步。不過,凡事要努力,我覺得喉嚨不太緊啦,開始試試發聲練習,發音組練了三次,又開始做拉筋及步操 20 分鐘練氣。晚上大伯生日,可以唱生日歌,但聲音低了,但響亮,好似進步了。

手術第三十四天,開始練聲,再試試發聲,老公說我的聲音好了,是真的嗎?我很高興啊!不過都是持續練習,看看有沒有進步。今天檢查喉嚨,現在才發現喉嚨至頸的確還有腫脹,少少啦,起碼摸到漲起,以前可能整個都腫了,所以摸不到,以為是頸的一部分。今天開始鈣片減至2片,早晚一次。下午回公司開工,同事説我的聲音已回到未做手術之前,我都覺得說話容易了,希望慢慢好,仍然拉不到so 以上的音,但已可以去到少少so 音。晚上做節酒飯,酒樓很嘈,但我發聲已經可以清楚了。

手術後第三十五天,繼續練聲,現時仍然保持一天一次, 怕聲帶太疲倦,不過今天練聲,有少少喉疼,要休息一下了,多些飲水。早上姑娘打來提我後天抽血,星期五看醫生,我說話開始回復正常啦,只是仍然不能唱到so 以上,不過已經很好了,頸還有少少繃緊的感覺。

手術後第三十六天,繼續練聲,勉強上到so 音,不過已經開始沙聲,喉嚨繃緊,看看傷口,仍然都是黑黑的一條線,要繼續貼疤痕敵,現在貼著都仍可以說話清晰。

手術後第三十七天,今天早上抽血,驗鈣質及血糖,未有時間練聲,但已經恢復以前的聲音,只是不能唱so 以上,很繃緊。驗血報告出了,血糖及鈣質正常,今天下午要看瑪麗醫院,有少少緊張。到了醫院,入了登記紙,等了約20分鐘,可以見醫生了,是一位非常年輕的醫生,但說話淡定,看完我的紀錄後,就說我的手術未能廓清癌細胞,還有剩餘,如果他們做手術,必會切割深D,清除癌細胞,所以,會先試試食放射碘可否清除,如果不能清除,可能要做體外放射電療,這可後遺症很多,我突然不懂得問,不是已經全個甲狀腺拿走了嗎?為什麼還剩癌細胞未清除?發生什麼事?之後醫生說一連串的準備事項,我都是默默地聽,有些心不在焉了,我真的要接受體外放射治療嗎?我很怕啊!醫生再問,你現在是吃多少甲狀腺素,然後她看到藥份比較少,所以再加大了。再安排我見耳鼻喉科及聲音治療。不過醫生說,聲音沒有沙啞,只是要練回高音。

手術後第三十八天,甲狀腺素加大了,人沒那麼疲倦,今天早上見甲狀腺醫生,談及聲帶問題,醫生說現在已恢復八成,但要開始練聲,頸可以拉後,練鬆條頸,要練習嗌,去到六,七度,把裡面的疤拉鬆,把聲可以再開D,喉返神經最初應該傷了,但現在應該慢慢復原,我問醫生是否有喉返神經監測儀器可以用,他說可以在醫院租,但他少用,因為這機器只會通知你,喉返神經已經損傷,但不能防止損傷,所以是給新醫生用。做甲狀腺手術,主要是靠醫生技術。另外,關於電療,醫生說因為我的瘤已爆出來,所以已食入肌肉,但他已經把瘤連肌肉割了,所以應該沒問題,應該不需要電療。所以如果食碘後,最好能拿回片,給他看看情況,希望一切如他所說,我真的不希望要電療啊。現在可以停鈣片,真好!我再問,我不能唱到so 音,醫生說,唱高音是另一組織,所以先練聲,聲好了,才可以試高音。原來癌症的關是要一關一關地過。


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