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20日 星期五

甲狀腺手術前後(四)

手術後第三十天,昨天晚上與同事到酒店吃自助餐,可以談笑自若,只是聲音音調低了,談了倆個多鐘,沒有太多沙聲,太好啦。今天早上,再檢查疤痕,接近頸紋啦,仍然是少少黑色,沒有肉牙,只是在疤痕頭有少少突出,腫腫的程度比當初見醫生拆膠布時少了百分之七十,仍然有少少腫,吞口水還有少少蹦緊的感覺,約在頸的底部。

手術後第三十一天,出左去做全身按摩,趴下可以說話,有氣,但坐起身說話時,開始沙聲。要多喝水。晚上很累,要早休息。已停維他命D.  鈣片都是早晚三顆。

手術後第三十二天,今天做facial.  聲音沉了,像男中音,不過,如果講電話就都可以有以前的聲音八成。喉嚨的腫似乎消了很多,吞口水還覺得少少腫脹,今天做facial 的技師替我祈禱,謝謝她。我都應該多祈禱。今天仍然覺得累。晚上吃飯,餐廳很嘈,我的聲音又變低沉了,只能壓著喉嚨說才出到聲,不知是否喉嚨貼著膠布問題。回家後,脫下膠布,似乎鬆了,比較容易打開喉嚨說話,但仍然是女中音聲。

手術第三十三天,聲音還沒有太大進步。不過,凡事要努力,我覺得喉嚨不太緊啦,開始試試發聲練習,發音組練了三次,又開始做拉筋及步操 20 分鐘練氣。晚上大伯生日,可以唱生日歌,但聲音低了,但響亮,好似進步了。

手術第三十四天,開始練聲,再試試發聲,老公說我的聲音好了,是真的嗎?我很高興啊!不過都是持續練習,看看有沒有進步。今天檢查喉嚨,現在才發現喉嚨至頸的確還有腫脹,少少啦,起碼摸到漲起,以前可能整個都腫了,所以摸不到,以為是頸的一部分。今天開始鈣片減至2片,早晚一次。下午回公司開工,同事説我的聲音已回到未做手術之前,我都覺得說話容易了,希望慢慢好,仍然拉不到so 以上的音,但已可以去到少少so 音。晚上做節酒飯,酒樓很嘈,但我發聲已經可以清楚了。

手術後第三十五天,繼續練聲,現時仍然保持一天一次, 怕聲帶太疲倦,不過今天練聲,有少少喉疼,要休息一下了,多些飲水。早上姑娘打來提我後天抽血,星期五看醫生,我說話開始回復正常啦,只是仍然不能唱到so 以上,不過已經很好了,頸還有少少繃緊的感覺。

手術後第三十六天,繼續練聲,勉強上到so 音,不過已經開始沙聲,喉嚨繃緊,看看傷口,仍然都是黑黑的一條線,要繼續貼疤痕敵,現在貼著都仍可以說話清晰。

手術後第三十七天,今天早上抽血,驗鈣質及血糖,未有時間練聲,但已經恢復以前的聲音,只是不能唱so 以上,很繃緊。驗血報告出了,血糖及鈣質正常,今天下午要看瑪麗醫院,有少少緊張。到了醫院,入了登記紙,等了約20分鐘,可以見醫生了,是一位非常年輕的醫生,但說話淡定,看完我的紀錄後,就說我的手術未能廓清癌細胞,還有剩餘,如果他們做手術,必會切割深D,清除癌細胞,所以,會先試試食放射碘可否清除,如果不能清除,可能要做體外放射電療,這可後遺症很多,我突然不懂得問,不是已經全個甲狀腺拿走了嗎?為什麼還剩癌細胞未清除?發生什麼事?之後醫生說一連串的準備事項,我都是默默地聽,有些心不在焉了,我真的要接受體外放射治療嗎?我很怕啊!醫生再問,你現在是吃多少甲狀腺素,然後她看到藥份比較少,所以再加大了。再安排我見耳鼻喉科及聲音治療。不過醫生說,聲音沒有沙啞,只是要練回高音。

手術後第三十八天,甲狀腺素加大了,人沒那麼疲倦,今天早上見甲狀腺醫生,談及聲帶問題,醫生說現在已恢復八成,但要開始練聲,頸可以拉後,練鬆條頸,要練習嗌,去到六,七度,把裡面的疤拉鬆,把聲可以再開D,喉返神經最初應該傷了,但現在應該慢慢復原,我問醫生是否有喉返神經監測儀器可以用,他說可以在醫院租,但他少用,因為這機器只會通知你,喉返神經已經損傷,但不能防止損傷,所以是給新醫生用。做甲狀腺手術,主要是靠醫生技術。另外,關於電療,醫生說因為我的瘤已爆出來,所以已食入肌肉,但他已經把瘤連肌肉割了,所以應該沒問題,應該不需要電療。所以如果食碘後,最好能拿回片,給他看看情況,希望一切如他所說,我真的不希望要電療啊。現在可以停鈣片,真好!我再問,我不能唱到so 音,醫生說,唱高音是另一組織,所以先練聲,聲好了,才可以試高音。原來癌症的關是要一關一關地過。












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

甲狀腺手術前後(三)

買了川貝,百合,無花果,南北杏,雪耳,煲瘦肉,煲了三餐,聲音好似好些。

頸的疤啊,忘記了說頸的疤痕,疤痕約4cm長,醫生在我手術後第十天,就說我可以用除疤物品了,於是我立即就買了疤痕敵膠布,可以重用,第一天貼四個小時,痕,第二天貼四個小時,痕,第三天8小時,睡覺時貼,慢慢不痕啦,於是12小時,再24小時用,手術後第十天拆人皮膠布後就立刻用了,效果很好,疤痕一個星期後已經淺色了一半。不過記住用清水洗,不用肥皂,會刺激。還有,不要吃花膠,海鮮等刺激食物,以免傷口生肉牙。

手術後已經二十二天啦,今天要去抽血,看看鈣的指數,還有要去甲狀腺醫生拿藥,抽完血後,就去診所拿藥,順便問問姑娘,我的聲音是否很差。看到3個笑面迎人的姑娘,當然立即問,有位姑娘解釋,不要擔心,聲沙很正常,有些人要倆三個月才清,你要盡量放鬆來說話,不要壓著,有些信心,醫生很多時會叫病人嘗試唱歌,不要怕,如果喉嚨乾,就喝些潤喉的蜜糖水吧,慢慢來,累了就不要勉強。

她們說完後,我信心大了,於是立即放鬆說話,神奇地,我的聲音竟然回來了,清了很多。不過,仍然不能發高音。希望慢慢好。

手術後二十三天,聲音不是太好,持續練習。今天醫生打電話來,說我的鈣質很好,再問我的聲音恢復得怎樣,醫生其實都知道我最擔心是聲帶,雖然恢復得慢,但其實我都覺得有機會恢復的,就跟醫生說,恢復得好好啊,等他不用太掛心,但都騙不到他,他說,你的聲音漸漸好就好了,你不用太擔心,不過,還是聽到你有少少沙及要用點氣力說話,我這醫生真是實話實說,但都看得出他希望我恢復以前的聲音,看來真的要點時間。晚上吃了一顆得果定喉片,自己覺得吃了喉片,聲音好似會好D.

手術後第二十四天,今天好像喉嚨沒這麼緊,摸摸開刀處,似乎沒這麼腫,一早起來,先試試聲,好似清左。不過說話久了,都是時好時差。明天去馬來西亞旅行了,要小心護喉嚨。還有,要向神祈禱。看看疤痕,淺色了很多,醫生手工真的不錯,希望慢慢會同頸紋一樣。

手術後第二十五天,到達馬來西亞,上了旅遊車,發現行李要重新放過,想通知旁邊的人,哎,聲沙及沒氣,好似開唔到聲,都是算啦。回到酒店,把疤痕敵除下,因為我的汗水已不能令這個貼貼得牢,又上唔到網,沒辦法啦,要落去同reception 說說,我見到reception,突然說得大聲及有氣,沒有太大蹦緊的感覺,似乎可以把疤痕敵貼低少少,不貼著喉嚨的位置,試試可否開聲。

手術後第二十六天,出發前我把疤痕敵貼低了,盡量低於喉嚨,上了旅遊車,坐在第三行,領隊問大家關於酒店的安排,我可以大聲有氣地說了,我突然發覺發音有很大進步。似乎好了很多,感謝主,一個早上,我不停地說話,不過到早上十時左右,開始覺得聲帶累及沙,好似唔夠瞓的開聲,唯有喝多些水,含片喉糖。

手術後第二十七天,早上說話開始是未瞓醒的聲音,慢慢聲音清了,不過都是不能說得太久,還有,很奇怪地,如果我的頸扭到後面說話,就會沙聲及變聲,如果直望來說話,聲音才會自然。我嘗試唱 d r m f 都可以,但上唔到 s 以上。

手術後第二十八天,回香港啦,可以同團友談談買手信,團友都聽得清楚,就算是空曠的地方,都能聽到我的聲音,當然,都是不能連續說超過一個鐘,否則,又開始沙聲啦。

手術後第二十九天,終於收到瑪麗醫院電話,約見腫瘤科醫生,我想看看食iodine 的安排,看看是跟公立醫院條隊還是私家醫院條隊。現在講電話及屋頭叫到屋尾叫人吃飯都發到聲啦。摸了一下喉嚨,腫腫的地方好似消了一半。

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

甲狀腺手術前後(二)

是時候去手術室了,上了床,推出去手術室外面等,旁邊也有甲狀腺病人,原來不只我一個,又等了半個小時,終於到我啦,眼望著天花板,慢慢入一道門再一道門,入到手術室,要過床啦,我以為手術床冷冰冰,不過,是有厚厚的棉被,還幫我蓋上被,只是轉了一個方便手術的枕頭,還要等醫生,很難過,因為聽到很多儀器,手術刀的清脆聲音,麻醉師說醫生一到就可以開始睡覺,又等了約20分鐘,醫生終於來了,很近距離問我,你還有什麼想問,我只是說,記住麻醉藥要足夠啊,就這樣一片笑聲中,我沒有知覺啦。

我好似回到公司做電郵,但電腦出問題,send 唔出,突然有人叫我的名字,手術做完了,現在推你入病房。望望個鐘,差不多晚上六時了,家人已到,帶了粥。

我覺得頸漲漲的,有一塊人皮膠布貼著,醫生在約七時到來,同我講,試試講嘢,我可以講到少少,要用喉嚨講,好粗,好沙,好用力才可以說幾句,只懂得問醫生,我的瘤怎樣,醫生說我的腫瘤約2.65 cm, 生得比較入,不是普通檢查可以發現,幸好我的醫生有經驗,及早發現,否則一年後,瘤會食入食道及神經,就更難治癒,現在已經全副甲狀腺拿走,另外再拿走四個淋巴瘤,要再化驗,看看是否惡性。說完後,就叫我休息一下,明天再來看我,我用勁問,是否明天出院,醫生說,對的。

醫生離開後,我都不能說太多,家人走後,我等到九時多,有人拿水來給我,嘗試喝一口,慢慢喝,可以喝得下,只是覺得喉嚨有異物感,但都可以吞下水。到十一點啦,終於可以吃粥,叫了人幫我加熱後,開始吃粥,都可以吞下,沒問題,護士問我,有沒有濁親,沒有啊,護士好放心地行開。不時都有人問有否濁親,是否覺得痲痹,都沒有啊,只是睡覺時很熱,有護士不時量體溫,應該沒事的。這樣過了一個晚上。

第二天起床,用電腦點了早餐及午餐,又嘗試下床,但護士說,要有屋企人才可以下床,但我要去廁所啊,有個護士很好心地陪我下床,我慢慢走過去廁所,可以走動啦,但還是說話很細聲,如大聲少少,都要很用力,要慢慢講。我有朋友下午來探我,我嘗試講,聲音沙啞,說話勉強可以聽到,太用氣,說一下停一下。姑娘又派藥了,今次加了鈣片,看來我的副甲狀腺有影響了。

晚上了,醫生說晚上六時會來,我同家人一直等到八時,醫生到了,我可以連續說話,但很小聲,很沙,我唯有同醫生說,我應該不能去旅行了。醫生說初初是這樣的,遲些會好了,另外,我的傷口膠布貼得很好,防水,洗頭都沒問題。於是我們就辦出院手續。

手術第三天,我開始覺得手痲痹,口唇震動,立刻打電話給醫生,醫生立刻調鈣片份量,加了一倍,沒事了。另外,我要習慣每天空腹吃甲狀腺素,何為空腹?又要爬文,是之前二至四個鐘,之後1個鐘不吃東西,才叫空腹,還有,不可以同鈣質食品同時進食,這可難了,因為我要一天吃三次鈣片,又要吃甲狀腺素,唯有早上七時吃甲狀腺素,一個小時後才吃早餐及食鈣片。沖涼就用單手,盡量不沖到傷口。第三天晚上,喉嚨有痰,嘗試咳出,但咳的時候,突然有異物卡住氣管,透不到氣,我自己拍拍頸背,沒事啦,以後不要咳出來就是了。

手術第四天,聲音沙啞,越來越細聲,再爬文,是否已傷喉返神經,真後悔當初在手術床上沒有跟醫生說,保住我的聲帶啊。吞口水時,還感到有血腥味。

手術第五天,可以開得多D聲,仍然沙啞,但有些聲啦。

手術第六天,沙啞,但還可以說多些話,要多深呼吸,嘗試做頸部鬆弛,不敢向後拉,只是左右移動,鬆鬆膊頭。整個背部都很累。吞口水仍然有血腥味。

手術第七天,沙啞,但聲音開始大一點。

手術第八天,沙啞,但聲音再清楚些了,像重感冒,仍然不能大聲,去circle k 買鮮奶,收銀完全都聽唔到我講什麼

手術第九天,還是這樣。我想是否膠布限制了我的聲音及喉嚨,明天見醫生拆線,應該好D.

手術第十天,見醫生啦。醫生說淋巴有倆個瘤有惡性,有轉移可能,要吃放射碘,可以在私家醫生做或公家醫院做,藥是一樣的,要隔離3天。我問我的聲音這樣是否正常,是否要等一段時間才好,醫生說聲音比正常病人差,我是少有的病人,做完手術聲音沙啞及要吃鈣片,不過,他拆了膠布後說,傷口手工不錯,啊!醫生,我想要回我的聲音啊!醫生説,希望現在是因為傷口還未好,希望好了後,聲音可以恢復八至九成,不過要等一個月至個半月,我下個星期返工啦,我不可以這樣的聲音啊。再摸摸喉嚨,真的很腫,希望在人間,似乎要等消腫後再看情況。

看完醫生後,我再探訪在我耳鼻喉醫生做的姑娘,因為我應承過她要給她看看我的傷口及聲音。我去到診所後,再問姑娘我的聲音是否正常,她說,沒問題,平時嘗試練聲,每天早上讀一讀新聞,讀出聲,約5分鐘,就停一停,不要勉強。這貼士很有用,我決定回家試試。

手術第十一天,早上起床,七點吃完藥,在一個小時等吃早餐時,做一做拉筋動作,頭左右慢慢移動,鬆鬆膊頭,然後對住iPad 讀報紙,好似把聲好左,但要深呼吸才讀,聲音似乎清了。出聲似中感冒。

手術第十二天,要出街行下,同家人出去走走,依然不能大聲,外邊空曠地方,我的聲就埋沒了,我的聲更沙,喉嚨疼,整個頸都拉得很緊。

手術第十三天,繼續練聲,在家說話已經清了,是小感冒的聲音,但聲音仍不能大,不能說得太久,否則會沙。

手術第十四天,返工啦,要講嘢,不能大聲,小感冒聲。

手術第十五到十六天,聲音突然清了,但都是感冒差不多好的聲。不能大聲。

手術第十七天,我真的怕聲音不能恢復,再爬文,見到有如何練聲的文章,原來要這樣

1.  放鬆頸部及肩部周圍肌肉,使得在發音的時候沒有額外的用力

向雙耳方向提高肩部直到肩部緊張
讓倆肩盡量自然並平滑地下降,直到緊張感消失
肩部輕輕地向前後倆個方向活動
向左右倆個方向輕柔地拉伸,橫視屋內
向倆邊輕柔地傾斜頭部同時目視正前方,向上望,然後向下望,不要過度拉伸
重複每一個動作3次

2. 當說話的時候注意使用完全深呼吸

以一個放鬆有支撐的姿勢舒適地坐著,平臥也可。用鼻子或嘴做深呼吸,呼氣時發出“SH”的靜音,讓氣體無聲地呼出

3.  聲帶練習

盡可能保持放鬆,並注意做完全深呼吸,發出強而有力的 “啊”音, 盡可能地清脆,清晰, 再嘗試非常有衝擊力的 “啊” 音,注意聽,目的是為了保持發出的聲音盡可能清晰有力。要慢慢來,最初應該是沙啞的,慢慢練。 然後再試以下發聲

啊   伊  哎  澳  哦

重複上述普通話發音,每個 3 次

上述單獨發音熟練後,可嘗試這些發音的組合, 如 啊 伊

反复做, 每日 3 次, 或更多。量力而為


手術第十八到二十一天,聲音慢慢好了,有信心出去會朋友,不過雖然可以連續說話,但是聲音低沈,不響亮,我看到同朋友說話的分別,我漸漸不說話了。於是我去藥材店看看有什麼可以做食療,





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

甲狀腺手術前後 (一)

已經很久沒有寫網誌了,今天我想同大家分享我患了甲狀腺癌的經歷,希望大家身體健康,不會患上癌症,如果真的有,都不要這麼擔心,我會以過來人的身分,同大家分享,互勉一下。

這要説回倆個月前的事,有一天循例檢查中,耳鼻喉醫生突然說發現我甲狀腺好似有個腫瘤,按下去我覺得疼,所以要求我做ultrasound 及抽針,拿著醫生紙,去到lab,躺在床上,心想,應該不是有事吧,我又沒有任何不舒服,又沒有消瘦,又沒有大頸泡,沒有理由有腫瘤,會不會我喉嚨太乾,或者最近熱氣,所以按下去不舒服。想著想著,ultrasound 的負責人員如來了。她把我的頭抬起,把頸伸長,放了些啫喱般的東西,涼涼的,就把那圓形滑滑的儀器按上去看,我想應該是喉嚨太乾,於是我不停地吞口水,過了3分鐘,ultrasound 治療師停了,告訴我可否忍一忍不吞口水,待她做完檢查,才吞口水,如果真的忍不到,她會就一就。哈哈,我真的不知道啊。就是這樣,做了15至20分鐘,我想,要不要這麼久,但都要忍耐一下,20 分鐘後,她說右邊有個黑影,比較大,要由醫生抽針才可以確認。

啊!要抽針,會不會很痛?啊!不會,會用麻藥的。不多久,醫生進來了,看完後,就進行抽針,不疼,只覺得支針壓著,左右移動,大約5分鐘做完,出來發覺好似條頸有些紅痕。不過後倆天,確實有點疼,但還可以忍受。最擔心的是這個瘤是良性還是惡性。

倆天後,收到醫生電話,說收到報告,要求我同屋企人去聽,啊!一定是不好的消息了。立刻上網望望,真的有很多人甲狀腺有事,有甲加及及甲減,百分之二十五人是甲狀腺瘤,癌症的只有約5%,我應該是這5%之內。甲狀腺癌的醫治方法是整個甲狀腺切除,但後遺症一大堆,終身要吃甲狀腺素,還有,因為要再頸做手術,會影響食道,氣管,還有,喉返神經及喉上神經,這會影響我聲帶,可能出唔到聲,我做老師,出唔到聲真的怕啊!

星期六的早上,憂心忡忡的我,同屋企人一起上診所,醫生真的很忙,等了差不多個半鐘,見我啦。醫生叫我坐上醫療椅,拿出報告,告訴我,證實是甲狀腺癌,瘤在右邊,甲狀腺頂部,所以我自己摸不到,瘤生得比較入。醫生告訴我,會轉介專做甲狀腺手術醫生幫我做,我很擔心的問,我看過甲狀腺手術後,會有機會嚴重影響聲音,我教書的,不可以沒聲音啊!醫生對我說,他對這個甲狀腺醫生非常有信心,識了很多年,不會有太大問題,真的有事的話,有得醫,我可以回來找他。醫生再望我及家人,安慰我的家人說,這個癌症是較為容易醫治的,不用擔心,如果一生人要患一次癌症,就選這項啦,有得醫。我想,醫生,可否選不患癌。

拿著報告,大家都不發一言,醫生很好,説先看看瘤有沒有生入聲帶及喉嚨,如果沒有的話,就放心多D,接著就嘗試用一支口腔鏡看我喉嚨,要大聲叫啊,伊,口大了,真的很難做出他叫的聲音,醫生試了倆次都做不到,他說,沒辦法了,要用喉鏡,用麻藥,我就不會疼。他放了一些麻藥,然後把喉鏡伸入,有感覺的,都有些怕,感覺有一幼幼的從走入鼻腔,再走入喉嚨,好彩有個姑娘在身邊,唯有執著她的手。

看完了,屏幕展示沒有問題,所有正常。醫生打印了相片給我,然後不斷安慰我,沒事的,幸好早發現,否則就更麻煩了。

回到家,還要等星期一才去見手術醫生,我同家人都無言,有癌症啊,為什麼我哭不出,真的很想哭,但理智告訴我必須多爬文,看看這個甲狀腺醫生是否信靠得過,有沒有負面消息,做甲狀腺手術的過程,什麼是喉上喉返神經,解剖學上是在哪裡,雖然很難明,很不想看手術片段,但都逐一看看,爬文已差不多過百編,總算對這個手術有些了解,又再看後遺症,真的很多人聲帶有問題啊。台灣有個叫做反喉神經監測系統,但似乎香港沒有,真的要看醫生的專業啊!再看我的甲狀腺醫生,原來這醫生是在瑪麗醫院出來的,也有一些訪問關於甲狀腺,這醫生都解釋清楚,也沒辦法,既然我的耳鼻喉醫生介紹及有信心,就去這個醫生做啦。再爬文,發覺小儀都做甲狀腺全切除,倆個星期後可以開咪,希望我都可以好似她一樣。

星期一啦,早上去到診所,真的很多人找他做甲狀腺手術,去到連位都滿了,等了約一個小時,終於可以見醫生啦。一入門口,這醫生約四十多吧,斯文有禮,一看是讓你安心的醫生。他慢慢解釋病情,然後解釋手術準備等,我立刻問,這個手術會否影響聲帶,他說這個機會不大,在他的病人裏,每四百個只有一個有事,我再問會否不能唱歌,他說,其實不會太大影響,況且你又不是要唱高音,我再問我是否要取消旅行,因為我旅行是手術後第九天,他說應該沒問題,很多人做完手術三天後就搭飛機啦。我再問,會否影響副甲狀腺而要吃鈣片,他說如果真的有影響,都是短期的,不會長期吃,我再一次詢問醫生,真的不會影響聲帶?他說很少病人有問題。真的可以去旅行?他說,不要太勞累,可以的。我就半信半疑地同醫生約好日子,就回家準備了。

看看到醫院要準備的東西,又爬文啦,知道要準備一套睡衣褲,醫院會有個方便包給你,內裏包小毛巾,洗頭水,沐浴露,牙膏,牙擦,還有水杯及蓋,所以我只帶㸱鞋,梳,護膚品,唇膏(哈,住醫院都不會太面無人色),解悶的iPad,  電話,還有醫生信,lab result 及醫生檢查報告。

約了第二個星期三做手術,當天早上九時入九龍法國醫院,上網爬文看到大房最好的是3-4人房,入的時候就提出要求,好彩有個近窗的床位,就要這個啦。

未上病房前,要到護士站做登記,我見到姑娘,當然找緊機會問甲狀腺手術的病人會不會有後遺症,姑娘說我的醫生做了很多甲狀腺手術,都不會有太多問題。所以,放心吧。

上到病房,要認識病房的設施,第一,當然要WiFi 密碼,原來要同counter 姑娘拿的,第二,我一陣做手術,當然要鎖起重要物件,原來有個企身櫃及床頭櫃,都可以鎖的,姑娘給我鑰匙,企身櫃有個小夾萬,放重要東西。

好了,要看看有沒有電視,在床頭有個類似電腦的屏幕,用來看電視及點餐,我中午做手術,應該六時左右才出來,要差不多九點多才可以飲第一口水,十一點左右才可以吃粥。因為要吃流質食物,粥是不二之選,但餐廳晚上八時三十分就停止營業,姑娘很好,說可以先叫餐,她們可以幫我翻熱。但我不想吃醫院的食物,所以叫屋企人帶一些粥給我。就這樣就全部交代好,就坐定定等醫生了。

很悶,等了2個多小時,想了很多,如果沒有聲音,那怎麼辦?手術後可能喝水都會濁親,可能流失很多鈣質,容易骨質疏鬆,好怕啊,想想下,醫生來了,告訴我等一下要做手術,解釋做什麼手術,要簽同意書,我怕得捉住醫生的手,只記得他說,好冷啊。







2013年11月9日 星期六

香港電視發牌與優先矩陣 (一)

香港電視發牌終於定案了。 縱使我們不願意看見一個有創意的電視台在這比賽中輸了,但結果已沒有改變餘地。政府說用了一籃子條件來考慮,但是說來說去都說不清。我們曾經帶領眾多管理階層一起討論如何訂立遠景,使命,及目標,都是要考慮一籃子資料,如果沒有系統的討論工具,很難帶領這麼多有地位及豐富經驗的高層,達成共識。

六西格瑪工具裡,有一個工具叫優先矩陣,是可以把一籃子的原則計算比重,然後用這比重衡量每個申請者的分數。這是我在黑帶課程教的。在這裡幫你們溫溫書吧! 

根據政府資料,行會考慮三份申請時,採用十一項因素和四大評審準則。縱觀十一大因素,大部分是關於市場是否可容納五個或以上電視台,所以我嘗試用四大評審原則來作示範,看如何運用優先矩陣來評核三個申請者。 

四大原則包括:Crieria 1 財政能力,Criteria 2 節目投資, Criteria 3 節目策略及製作能力,Criteria 4 建議服務的技術水平。優先矩陣要求用家把每一個原則比對另一個原則,定出它的重要性。10 分是非常重要,5 分為重要,1分為一樣,0.2 分為較次重要,0.1分為較不重要。需要小組根據經驗及資料打分。如資料有誤,會影響結果。



例如 參與評分者覺得節目投資與財政能力是一樣比重,就給1分。你會看到在上圖的節目投資那行右手邊藍色部分打了1分,例如參與評分者覺得節目策略及製作能力較節目投資非常重要,可以給10分,你會看到上圖的節目策略及製作能力的右手邊,在criteria 2 下面,藍色部分,打了10分。相反,因為節目投資比節目策略及製作能力差,所以分數是0.1 分,你可看到節目投資的右手邊,在criteria 3 下,黃色部分,打了0.1分.

這張表就是把每個條件做一次配對,找出那一個條件重要,再訂比重。我在這裡嘗試用一個市民的角度來給分,始終都是節目製作能力及技術水平佔先,然後再到財政能力,最後是節目投資。

有了這些比重分數後,我們便可在3個申請者中做比拼了。 我會在下一個微博再解釋。

香港電視發牌與優先矩陣(三)

3.  節目策略及製作能力


以個人感覺來說,奇妙電視是3間中最差的一間,因為有線沒有什麼可觀的製作,香港電視網絡及香港電視娛樂應該差不多。所以你會見到奇妙電視那行右手邊在solut'n A 下面是0.2 分,香港電視娛樂在 solut'n A 下面是1分。

4.  建議服務的技術水平


在技術水平這環節裡,因為香港電視娛樂是一間新公司,技術水平未必及現有的電視台,所以在這裡會失分。在這裡,我認為香港電視娛樂會比較有優勢,所以分數比其他對手高,有5分,至於奇妙電視就應該跟香港電視網絡差不多,所以是1分。

綜合以上分數,(需要把每個原則每間公司得分乘原則的比重分數,才得到以下分數), 結果如下圖:


香港電視娛樂是最高分(技術水平佔優)第二是香港電視網絡(節目製作能力佔優),第三是奇妙電視。

其實如果行政會議用這個方法得出結論,便可公開結果,不會涉及透露什麼商業秘密了。

以上是以本人意見來評分,主要想淺釋如何運用優先矩陣,為不同的改善方案訂下優先次序。你們也可試試打分,看那個電視台最高分,然後跟我分享。

參考資料:

政府進一步闡釋行會就免費電視牌照申請的決定

香港電視十七頁簡報回應政府 | 主場報道 | 主場新聞




香港電視發牌與優先矩陣 (二)

有了四個原則之比重,我們便要在每一個原則下,比對每一個申請者的分數。
10 分表示這公司做得最好,5分是較好,1分是相同能力,0.2 分代表做得較差,0.1分代表非常差

Solut'n A 是香港電視網絡,Solut'n B 是奇妙電視,Solut'n C 是香港電視娛樂

1. 財政能力


根據香港電視所發表的17頁回應,香港電視網絡應該是持現金量最高。在上表你可看到奇妙電視右手邊藍色部分,在solut'n A 下面,打了0.1 分,代表奇妙電視在財力上比香港電視網絡差很遠。香港電視娛樂的2013 中期業績是負債累累,所以都是在solut'n A 下 打了0.1分。相反,香港電視網絡比對手好,你會見到在右手邊 solut'n B 及 solut'n C 下面黃色部分是10 分

至於香港電視娛樂與奇妙電視比較,因為奇妙電視有現金,而香港電視娛樂則是負債,所以香港電視娛樂比較差,在上圖香港電視娛樂右手邊 solut'n B 下,打了0.2分。

相反,奇妙電視比香港電視娛樂好,所以你會見到奇妙電視那行右手邊在solut'n C下面黃色部分打了5 分。

2. 節目投資


我們可看到香港電視網絡比較積極進取,在未申請到牌前,已花大量金錢製作節目,證明是有承擔及願意投資,縱觀其他電視台,批核了才投資,投資金額也不夠香港電視網絡多,所以分數比較低。

至於奇妙電視與香港電視娛樂比較,則應是差不多,所以是一分。

我在下一個微博再跟你分享另外倆個評分。